91帮助手手机版下载最新版 > 在哪有fss露出 > >078 李商隐七律《重过圣女祠》读记
最新资讯
在哪有fss露出

078 李商隐七律《重过圣女祠》读记

时间:2021-04-22 14:55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李商隐七律《重过圣女祠》读记

(幼溪西)

重过圣女祠

白石岩扉碧藓滋,上清沦谪得归迟。

一春梦雨常飘瓦,尽日灵风不悦旗。

萼绿华来无定所,杜兰香去未移时。

玉郎会此通仙籍?忆向天阶问紫芝。

唐长安入蜀的驿道上有个秦冈山。秦冈山上有“圣女神”。《水经-漾水注》:“故道水又西南入秦冈山,尚婆水注之。山高入云,远看添状,若岭纡曦轩,峰枉月驾矣。悬崖之侧,列壁之上,有神象若图,指状妇人之容,其形上赤下白,世名之曰圣女神。”圣女祠或就在圣女神附近。

据查李商隐或有四次路经圣女祠。一是大中五年(851)底从长安赴梓州;二是大中七年(853)仲冬由梓州返京探亲;三是大中八年(854)春探亲终结返梓;四是大中九岁暮(855)至大中十年(856)初终结梓州幕返长安。或是在末了这次返长安途中,李商隐创作《重过圣女祠》。

始联:白石岩扉碧藓滋,上清沦谪得归迟。

岩扉:即岩洞的门。此处指圣女祠门。《夜归鹿门歌》(唐-孟浩然):“岩扉松径长寂寥,惟有幽人自来去。”《赠别王山人归布山》(唐-李白):“傲然遂独去,长啸开岩扉。”《忆张处士》(唐-王贞白):“山风入松径,海月上岩扉。”

碧藓:碧藓即青苔。《省直书事》(唐-姚相符):“碧藓无尘染,寒蝉似鸟鸣。”《伏蒙十六叔寄示…》(唐-权德舆):“井径交碧藓,轩窗栖白云。”《天坛》(唐-白元鉴):“天坛高百尺,只在翠微间。碧藓遗踪古,青松白日闲。”

滋:滋生、滋长。《登陇坂》(隋唐-王绩):“风高黄叶散,日下白云滋。”《赋得暮雨送李胄》(唐-韦答物):“海门深不见,浦树远含滋。”《明月湾寻贺九不遇》(唐-刘长卿):“楚水日夜绿,傍江春草滋。”

上清:道教中天神家的最高天界。《灵宝本元经》:“四人天表曰三清境,玉清、太清、上清,亦名三天。”《梦仙》(唐-白居易):“人有梦仙者,梦身升上清。”《中元作》(唐-李商隐):“绛节飘飖宫国来,中元朝拜上清回。”《赠毛仙翁》(唐-令狐楚):“宣州浑是上清宫,客有真人貌似童。”

沦谪:被贬斥;沦落。《赠华阳宋真人…》(唐-李商隐):“沦谪千年别帝宸,至今犹谢蕊珠人。”《李白墓》(唐-白居易):“但是诗人众薄命,就中沦落不过君。”《琵琶走》(唐-白居易)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重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大意:白石洞门苔藓斑驳,沦谪的圣女照样异国回到天上。(这么众年以前了,你还困守在这边。说圣女“得归迟”,也有说本身“得归迟”的有趣吗?)

颔联:一春梦雨常飘瓦,尽日灵风不悦旗。

梦雨:一是指“濛雨”。迷濛幼雨。《长安清明》(唐-韦庄):“早是伤春梦雨天,可堪芳草更芊芊。”《温泉庄卧病寄杨七炯》(唐-宋之问):“是日濛雨晴,返景入岩谷。”《次韵林子中春日新堤书事见寄》(宋-苏轼):“为报年来杀风景,连江梦雨不知春。”二是指典“襄王梦”或“巫山云雨”。(略)。

飘瓦:指坠落的瓦片;比喻表来的不幸;飘忽无定的事物;无用或微不及道之物。典“飘瓦”:《庄子-达生》:“复仇者不折镆干,虽有忮(zhì)心者不仇飘瓦,所以天下平均。”唐成玄英疏:“飘落之瓦,意外伤人,虽忮反褊心之夫,终不死路恨,为瓦是无心之物。”(忮:忌恨)《卜算子-用庄语》(宋-辛舍疾):“江海任虚舟,风雨从飘瓦。醉者乘车坠不伤,全得于天也。”

灵风:神灵之风。《幼游仙诗》(唐-曹唐):“海树灵风吹彩烟,丹陵朝客欲物化。”《赠白道者》(唐-李商隐):“十二楼前再拜辞,灵风正满碧桃枝。壶中若是有天地,又向壶毁谤折柳。”

不悦旗:指风渺幼,不克把旗吹展。

大意:春天里蒙蒙幼雨常洒向大殿青瓦,镇日里神风纤细吹不展祠中幡旗。(写景。幼雨濛濛微风漾漾没完没了。对圣女而言,“梦雨”“飘瓦”是说圣女想象的益事都“飘瓦”了。“灵风不悦”是说圣女想飞回到天上,灵风无力。只是在说圣女吗?)

颈联:萼绿华来无定所,杜兰香去未移时。

萼绿华:女仙名。《宁靖广记-萼绿华》:“萼绿华者,女仙也。年可二十许,上下青衣,颜色绝整。以晋穆帝宁靖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夜降于羊权家。自云是南山人,不知何仙也。自此一月辄六过其家……。赠权诗一篇……。谓权曰:'慎无泄吾降低之事,泄之则彼此获罪。’……授权尸解药,亦隐景化形而去,今在湘东山中。”

杜兰香:仙女名。《墉城集仙录》:"杜兰香者,有渔父于湘江之岸见啼声,四顾无人,唯一二岁女子,渔父怜而举之。十余岁,天姿奇伟,在哪有fss露出灵颜姝莹,天人也。忽有青童自空下,集其家,携女去,归物化。谓渔父曰:'吾仙女也,有过,谪阳世,今去矣。'其后降于洞庭包山张硕家。"《杜兰香别传》:"香降张硕,既成婚,香便去,绝不来。年余,硕忽见香乘车山际,硕不胜哀喜,香亦有悦色。说话顷时,硕欲登其车,其婢举手排硕,凝然山立。硕复于车前上车,奴攘臂排之,硕所以遂退。"

大意:萼绿华说来就来无“定所”,杜兰香说走就走不等人。(这是说蕚绿华杜兰香的来去解放。说她们即享有阳世的“梦雨”还能够回到天上的仙境。与之形成显明对照,圣女不光无力飞回天上,连阳世的梦雨也“飘瓦”了。圣女只能在这边寂寞长守。相通在说李商隐不光不克在朝中得到重用,在幕府也是不息“飘瓦”。)

尾联:玉郎会此通仙籍?忆向天阶问紫芝。

玉郎:即“领仙玉郎”。天上掌管天神名册的仙官。专管天神“入编”的。《金根经》:“青宫之内北殿上有仙格,格有学仙簿录,及玄名年月深浅,金简玉札,有十万篇,领仙玉郎所掌也。”《步虚词》(唐-韦渠牟):“天主求仙使,真符取玉郎。”

通仙籍:即取得仙界的资格。在古代,科考入仕谓之“通籍”。一般点说就是天神“入编”。《送任尊师归蜀觐亲》(唐-姚相符):“白云修道者,归去春风前。玉简通仙籍,金丹驻母年。”

忆:想去、憧憬。《忆友怀野寺旧居》(唐-李端):“自嫌野性共人疏,忆向西林更结庐。”

天阶:天宫的殿阶。喻皇宫之台阶。可借指朝廷。《至大梁却寄匡城主人》(唐-岑参):“一从舍鱼钓,十载干明王。无由谒天阶,却欲归沧浪。”《月蚀诗效玉川子作》(唐-韩愈):“天阶无由有臣踪,寄笺东熏风。”

紫芝:前人以为瑞草;道教以为仙草;还可喻圣人。此处或可喻指朝中官职。《茅君内传》:“句弯山有神芝五栽,其三色紫,形如葵叶,清明洞彻,服之拜为龙虎仙君。”

大意:玉郎会不会来此让圣女入仙籍?她想登上天阶求取紫芝。(对李商隐而言,要的自然不是入“仙籍”,要的是朝廷的重用,要的是入“官籍”,不想再在幕府之间飘泊了。这次李商隐正本的幕主柳仲郢,奉调将为吏部侍郎,执掌仕宦铨选。柳中郢就是李商隐的“玉郎”。)

这始诗与几年前写的七律《圣女祠》清晰迥异。在那始诗中,诗人期待“圣女”助力本身。这始诗中,圣女也是一个被怜悯的角色。始联写景不是“龙凤窗扉”而是“碧藓滋”,这边已经很破败很稀疏了。说圣女显明是被贬谪此地而且迟迟不克回到天上。颔联意蕴雄厚。说圣女回天灵风无力,“梦雨”也“飘瓦”而去。相通也在说本身。说本身不光朝中异国机会,在幕府也是不息“飘瓦”。桂林幕、徐州幕都是一年旁边,东川幕长点,但都“飘瓦”了。自然,也不是没人欣赏没人声援,郑亚、卢弘正、还有柳中郢都对本身不薄,即使令狐绹,也不克说异国伸过援手,但总是“灵风不悦”,难以展翅蓝天。总之,李商隐感觉本身同圣女相通益事常“飘瓦”、“灵风”不给力。颈联用了两个较为冷僻的典。用蕚绿华、杜兰香的天上阳世来去解放,衬托圣女的寂寞常守。其实,李商隐也常与他的“同年”比较。(比如曾说同年兼连襟韩瞻是“中禁词臣寻引领”说本身是“左川归客自回肠。”)鬼比鬼气物化“圣女”。人比人真是气物化了李商隐。颈联的比较进一步深化了颔联的意蕴。尾联发问。最先是问掌管仙界“系统”的玉郎能不克为圣女弄个“系统”,让她能回到天上成仙?或者也是在问,吾以前的幕主这次要任“吏部侍郎”了,可不能够给弄个“公务员系统”,让吾也有个一官半职?这始诗通篇在说“圣女”,通篇也是借“圣女”说本身。

上一篇:宇宙形式是什么,三个乐趣的推想背后,暗藏了一个无比残酷的原形
下一篇:尤二姐与贾珍父子“聚麀之诮”,为什么很丑?他们做的事很太甚